兄妹乱伦记

时间:2020-11-30 00:01:06

爸妈就生我和我妹妹两个小孩,而妹妹在还没上国中以前,严格来说是丑小鸭一只,长得不怎幺样。但是自从上了中学之后,她开始发育,胸部也开始渐渐隆起,也越来越会打扮,家裏的人都说她是女大十八变,虽然皮肤稍微黝黑一些,但是身高167,体重52的她,就具备了模特儿的身材;等到她上高中和大学时,身材发育的更成熟,胸部也更突出,每次都会让做哥哥的我,目光忍不住停留在她的胸部上。  
在她们班上,她可是大美人一个,很多男生都会打电话到家裏来,爸妈和我还得帮她过滤电话。不过,虽然妹妹长得很标緻,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嘛,可不能想太多,可是每次一到夏天的时候,妹妹常常在家裏就穿得很清凉,要嘛就是小短裤,小可爱,甚至有时候连内衣都不穿,很容易看到她的乳沟和大半的乳房,妹妹也不想想我也是个正常男人,即使是自己妹妹,也会...妹妹都搞得我慾火焚身,一定要自己去解决一下生理需求才行。不过这段时期也都是处于想想就算的时候,  
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直到我大学毕业去当大头兵,情况才有180度的转变。当兵嘛,总是会碰到各式各样的人,在连队裏,就认识了一个好朋友──阿忠,他高中没毕业就来当兵,谁也没想到我这样一个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会和这样的一个小混混变成好朋友,不过这是另外一个不相干的故事了,此事休提。  
阿忠以前是在三重混帮派和贩毒的,所以他总是有很多管道去弄到一些违禁药品,有一天放假前,  
阿忠跑来跟我说:“阿德,要不要跟我们去酒店找小姐?”  
我说:“算了吧,这个月买game又透支了,我没钱跟你们去!”  
阿忠还是不放弃:“别这样,我请你好不好? 再说,我们之后有更好玩的,想不想试试看?”  
我说:“找小姐之后就上床,有什幺不一样?”  
阿忠抢着说:“真的不一样啦,上床免钱的啦...”说着就从口袋裏掏出好几包小药丸,白色的,看不出来有什幺特殊的地方。  
阿忠说:“这个是最新的产品,无色无味,放在任何饮料裏...嘿...”  
我露出不悦的表情:“喂,兄弟,这样很没品...”  
阿忠说:“不要小看它,它厉害的地方是同时有春药和安眠药的效果,任何女性只要吃下去,没隔十分钟就会从淑女变成蕩妇,而且药效过后,完全不记得之前做过什幺,酷吧!”  
我还是没兴趣,放假这两天爸妈都不在家,也没地方可以拿钱,还是乖乖在家裏看电视吧。想了一想,我对着阿忠说:“你们去吧...我不了”  
阿忠知道劝我不动,笑了一笑,突然把他手上的药袋放了一个在我上衣口袋,  
并且说:“好吧...我们走了,如果改变心意的话就call我...”  
我摸了摸口袋,感觉到裏面有一颗药丸靠着我的心脏,看着阿忠他们骑着机车扬长而去,也没有多想什幺,抓起了自己着车钥匙,戴上安全帽,骑上了自己的小50,慢慢晃回家。  

打开自己家的大门,家裏一个人都没有,只看见爸妈留了一张纸条在鞋柜上:“这两天爸妈回南部去看外婆,房间抽屉裏有二千元,就当作是零用钱,记得小心门户,要照顾妹妹哦...”  
我心裏纳闷:“真惨,没钱看电影也就算了,还要变成老妹的保母...唉..!”  
“咦...?老妹怎幺还没回来?...哦,对了,记得今天她有修夜间部的课...”  
我打开背包,把从部队带回来的臭军服和内衣裤抱进浴室(我们家洗衣机放在浴室裏),当我打开洗衣机的盖子,刚好看到妹妹的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裤丢在裏面,  
说也奇怪,以前都从来没那种慾望,今天却有一股冲动想看看妹妹的胸围数字,我把臭衣服往裏面一丢,用微微颤抖的左手拿起妹妹的胸罩“哇!天哪...”胸罩上写着75D,换算成英寸的话应该是35或36D左右,想不到妹妹的胸部有那幺大!之前就大约估计过妹妹的三围,大概是35C,25.36左右,没想到比想像中的还要棒!  
  我忍不住色心大起,正想要找地方开始虐待自己小弟弟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口有开门的声音,我探头一看,原来是妹妹回来了。我快手快脚地把她的内衣放回洗衣机,擦了擦手,就出来应门。  
  “妹,妳回来啰...”  
“哥,你今天放假吗? 要不然怎幺会在家?...哥,我还没吃饭说,可不可以去帮我买?”  
妹妹其实是个很爱撒娇的女生,讲话声音又甜腻腻的,每次都坳不过她,只好去帮她买东买西,不过今天我也刚回来,肚子一样咕咕地叫,我就说:  
“好啊,我也饿了,妳想吃什幺? ”  
妹妹说:“我想吃...嗯...我只要一份煎饺和一杯冰红茶就好了,现在太胖了,我要减肥...”  
那个时候正是五月底,夏天已经来了,妹妹今天穿着黑色的紧身无袖T恤,加上一条七分的牛仔裤,并没有露什幺,但是看起来还是很性感,特别是D罩杯胸部包在紧身上衣裏,显得特别突出,差点让我裤子裏的小弟弟马上立正,我赶紧回到浴室,洗了洗脸,冷静一下自己,顺便大声地跟妹妹说:“好啊...你等一下,我上个厕所...”  
当我说完这句话时,一个邪恶的想法突然闪进我的脑海:“那包药不知道有没有用? 也许...”这个念头在我脑袋快速地转了几转,“应该没问题吧...大不了只是没用而已,没差...”  
这时听到妹妹从房间裏大叫:“哥,你还没出门啊?我饿死了!...”  
我稍为整理了一下衣服,摸了一下上衣口袋的药丸,拿了钱就出门了。  

我买了一个排骨便当,一份煎饺和两杯冰红茶,在进门之前,就把那白色的小药丸顺着吸管丢进妹妹那杯红茶裏,我把它摇了一下,并且尝了一点点,确认它确实无色无味,才拿着钥匙开了门。  
开了门之后,看到家裏客厅还是没人,知道老妹还是在房间裏上网,就大声的叫:“妹,吃的买回来了,快来吃哦!”  
从妹妹的房间裏传来:“哦!我就下网了...”  
噫呀的一声,妹妹的房门打开了,老妹换了一件细肩带的白色小可爱和短裤,从房间裏跑了出来。我嚥了一口口水,暗道:“哇赛!这不是摆明了要我下手吗? ...”  
我把晚餐放在客厅的桌上,打开电视,就自己拿起排骨便当吃了起来,妹妹也坐在另一个沙发上,一边吃着煎饺,一边看着综艺节目。当妹妹拿起红茶,吸管碰触嘴唇的那一剎那,我的心裏是道德和恶魔交战的状况,心脏紧张的快要跳出来,当妹妹把第一口红茶吞下去的同时,恶魔战胜了理智,心裏已经打定了主意:“我要上我的老妹!!”  
也不知道排骨便当好不好吃,早就食而无味,就等着十分钟的药效赶快到来,果然,不到十分钟,突然发现妹妹把手上的保利龙盒子慢慢放到桌上,手似乎有点颤抖,她略微黝黑的皮肤似乎因为热的关係而红了起来,她慢慢地转过头来说:“哥,我不太舒服...我去厕所一下...”  
她扶着沙发站了起来,我发现妹妹的短裤跨下已经有湿湿的痕迹了,可能是药效很强的关係,一下子她又重新跌坐回沙发上,短裤因为没注意,反而拉得更高,春光一览无遗,  
“哇...不会吧!老妹根本没穿内裤...有这幺热吗...”难怪短裤这幺快就湿了,仔细一看,老妹的阴户的淫水已经流出来了,沾得旁边的阴毛都是,亮晶晶的,美得无法形容。  
妹妹大概已经没什幺意识了,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在看,右手就伸到小穴裏自己抠了起来,左手也拉开小可爱,拼命地揉搓她那D-cup的胸部,那淫蕩的样子,  
即使是自己妹妹也很难忍得住,我的弟弟早就翘得老高,简直要破裤而出。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起妹妹就往主卧室走去,因为只有那裏的床够大可以让我胡天胡帝一番。  
当我把妹妹放到大床上的时候,应该是药效已经完全发作了吧,她的脸色更红,娇喘连连,口中不断地发出无意识的呓语,我快速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就扑到妹妹的身上,嘴巴就吻上她的樱唇,妹妹大概感觉到有人来解决她的需求,马上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当然,我的双手也没闲着,右手把她的小可爱拉高,左手再用力一扯,妹妹丰满的上半身就毫无阻碍地呈现在我眼前,完美的钟形乳房,小小的乳晕,乳头还是粉红色的,我一边玩弄着妹妹的巨乳,伴随着妹妹的淫叫,一边想着:“日本的AV女优也不过如此...,现在有幸亲自体会,真是太棒了..”  
我也顺手把妹妹的短裤拉掉,当我正想把弟弟插入妹妹的小穴的时候,妹妹的小手突然伸了过来,握住我的阳具,而且还上下套弄着,搞得我更加慾火焚身,就把弟弟往妹妹的嘴裏放,我想这种春药是不是还有教导性技巧的功能,妹妹的口交技术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我让妹妹含着我的巨根,而我就向她的私处攻击,我们成为69式互舔,过了没多久,我实在忍不住淫蕩老妹的引诱,白色的精液马上射入她的樱桃小口中,看着白色的液体沿着她的嘴角流下来,并且沾到她的肌肤,乳房都是,这样超淫蕩的情景,加上她迷濛的眼神,我的小弟弟虽然射了,但是仍然屹立不摇。  
我拿了卫生纸擦了擦龟头上残存的精液,妹妹的右手正在玩弄着我的阴囊,左手则在她的跨下游动,似乎很期待着我阳具的光临,妹妹忍不住叫了出来:“哥...,哥...我要...我要你上我...”听到妹妹的浪叫,我赶紧调整好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左手扶着红通通的弟弟,就往妹妹的阴道冲。  
由于妹妹的阴道早就淫水泛滥,我的鸡巴很快就尽根而入,。  
“噢...噢...啊...不行...我不行了...”妹妹浪叫着,她摇晃着她诱人的胴体,我感觉到她的体内传来一阵热流,我知道她到达高潮了,但是我才刚插进去,什幺事都还没做呢! 我的腰部开始缓慢的活塞运动,慢慢的抽插,妹妹大概是稍微恢复了一些,开始扶着我的腰,示意要我再快一点,用力一点,我加快了速度,嘴巴亲吻着她的嘴唇,脖子,双手则是玩弄着她丰满的乳房,指头在她的乳晕上画圆,在这样的多重攻击下,妹妹用她的身体来应合我的抽插,她的淫叫更是大声:“啊....啊...对...哥...下面一点...用力一点....”  
在这样的鼓励之下,我早就忘了她是我妹妹,下下到底,也不知道插了多久,妹妹又洩了,妹妹的头髮散乱,高潮使她的胸部涨得更大些,乳头也从粉红色变成桃红色,这样的情景是我之前完全无法想像的。  
我想我大概是之前才射过,现在还是不想高潮,我让我自己躺下,把妹妹扶到我身上,用观音坐莲的姿势继续插着她的小穴,妹妹大概感觉到这样的姿势更能让她感到舒服,自己上上下下地玩了起来,我的双手玩弄着她的巨乳,  
“啊....哥...好舒服...咬我的乳头...”  
我翻身上来,轻咬着她那粉嫩的乳头,她上下移动得更快速。  
“好棒...啊...啊....哥...我又要....我不行了...”  
妹妹整个身体靠在我的胸膛,双手抱着我,在她这样的淫叫和动作之下,我也感觉到要高潮了,  
“妹...妳太棒了...啊...不行...我射了...”  
我们两人一齐达到了高潮,一齐全身无力地躺在床上,淫水和精液流了满满一大片,把床单都弄湿了,我一只手搂着妹妹,在清醒的同时,突然觉得很有罪恶感,“我居然上了我妹妹!”  
我很后悔地看着她,她也正在看着我,眼神在迷濛中还有点异样,我脑海裏灵光一闪,同时大叫:“妹,妳没...妳没...”  
老妹居然是清醒的!她跟我做爱的时候是清醒的!那她...怎幺会...为什幺? ...  
“哥...我早就想跟你...我不是才刚和男朋友分手吗?就是因为他不能满足我...我常偷看你自慰...你的那个好大,好粗...”她靠着我的胸膛,右手轻轻爱抚着我的鸡巴和阴囊,“我刚刚回来知道只有我们两个在家,我本来想来引诱你上床,才穿得那幺凉快...”  
“哥...你那红茶是不是有下药?为什幺我一喝,就忍不住想要找人做爱?...”  
妹妹小声地问着。  
我不好意思地说:“...嗯...对啊...”  
“你早说嘛!我等你好久了....”妹妹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