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足的儿子

时间:2020-12-02 00:01:08

李珲是个舞蹈教师,身体和其他舞蹈老师一样,苗条、性感,特别是一双玉足更是令人销魂,平时她最喜欢丝袜脚上套上一双脚背有两条鬆紧带交叉的小白鞋。
李珲和老公的私生活就如她本人与众不同一样,也很有特色。

李珲老公性欲很大,花样也多,这些她都能承受,最近他老公突然很喜欢
性爱角色扮演的游戏,总让她在床上饰演不同的角色,空姐,女警,教师,甚至还让我饰演妓女,后来经变本加厉,让我饰演他的母亲,她老公的行为有些变态。

有一次,李珲和老公在床上调情,老公突然抱住李珲叫妈妈,还把鬍子拉
擦的大嘴咬住李珲乳房吃奶,李珲知道老公又发邪性来角色扮演了,二人对此
早已轻车熟路,两人边交配,边儿子妈妈的喊得正欢,这使得李珲感到确实很刺激,心里就真幻想是和自己儿子在干这事儿,这种幻想刺激的李珲性欲高涨

不能自持,在老公大鸡巴撞击下突然来了高潮,还那幺猛烈,李珲人受不了开
口大叫。但她在幸福时刻不知道的是,他儿子把他们夫妻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儿子在偷窥。
还有一次,对他儿子刺激是最大的。李珲和老公扮演师生,李珲扮演女教

师,老公扮演男学生调戏老师,李珲装作教训做坏事儿的学生,惩罚自己的学
生,让扮演学生的老公舔自己的白脚,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样,夫妻二人就在这种畸形的扮演关係中一阵胡闹,竟然都到了高潮。儿子这次又偷窥了他们,但这次击中了儿子的死穴,既恋母又恋足,妈妈的表演满足了他的胃

口。
李珲对老公的行为并不多在意,但儿子的变化却引起了她的警觉。
李珲发现儿子对她有性幻想,她的髒丝袜、小白鞋上总是有精液,家里就三口人,这事儿只能是她17岁儿子干的。

李珲儿子开始对性有了懵懂,最近李珲总是在他的房间里发现自己的内
衣,回家后自己脱鞋时儿子老是盯着她脚看,有时故意给她拿脱鞋穿还捏捏她的脚,偶尔还用鼻子闻闻。
李珲是教跳舞的,教学时间长了不免脚疼,以前她有时会让儿子给她按摩

脚部,现在不用找儿子了,儿子每次都积极主动给她按摩,简直是对她的玉足
爱不释手,既不嫌髒,也不嫌臭。
李珲对儿子的表现,心里觉得很害怕,联想起老公的变态,她怕儿子也象他爹一样。

儿子现在每日情绪低沈,成绩下降很快,李珲怀疑是不是儿子对自己产生
了性幻想,但是又不知道跟孩子怎幺说,该怎幺教育他才能让他走出这个阴影。
李珲觉得自己只顾着管学生了,忽略了家里孩子的心理发展。
   
李珲只好找机会和儿子谈谈。
结果儿子要求她给他用鞋子踩阴茎,李珲在前几天买回几双脚背有两条鬆紧带交叉的小白鞋,都是新的,李珲儿子看在眼里,就叫李珲穿这种鞋,用鞋
底用力踩他阴茎。
   
李珲找儿子谈的是儿子情绪低沈、成绩下降的事儿,儿子却要求她踩阴茎,好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儿,现在却弄到一起了。李珲只好问儿子:
    “你到底心里怎幺想的?心里有什幺疙瘩?”
儿子这才把他恋足兼恋母的事情告诉李珲,还把他偷窥她和老公做爱的过

程做了讲述,特别是儿子讲述的心里感受,差点让李珲晕倒,没成想自己和老公床上的胡闹竟然对儿影响如此剧烈。
关于儿子恋足起因,李珲想了起来。他还小的时候,李珲曾经带她去我的闺蜜们那去玩,然后有一个闺蜜就用脚和他逗着玩,结果就不停的用脚摩擦他

的小鸡鸡,儿子他还乐呵呵的喊痒,再后来就是李珲的亲姐姐有一次斜躺在沙发上织毛衣,儿子躺在另一头睡觉,结果她脚就正好碰着他的小鸡鸡。李珲都没怎幺在意,没想到,现在儿子已经这幺严重了。
李珲问儿子:

“只要踩阴茎,你情绪和成绩都能好起来?”儿子点点头。李珲一见事到
如此,也没了其他办法,只好依了儿子的意愿。
李珲去了卫生间仔细把自己的脚洗得乾乾净净,穿好自己的小白鞋,然后让儿子脱掉内裤躺好,接着轻柔地用脚碾磨儿子勃起的阴茎,儿子在她脚下舒

服得直哼哼,碾压一会,儿子就喷出了浓精,射的到处都是,李珲把儿子
搞射了,儿子精液的腥气,加上和儿子的乱伦感觉让李珲也觉得倍感刺激。儿
子射了之后,坦然抱住李珲的脚,脱去鞋子,然后啃了起来,脚底足心传来的刺激让李珲直颤抖。

李珲用这种方式满足儿子以后,儿子要求每週两次。从此儿子的情绪真开朗起来,到了学期末儿子成绩也好了起来,这样李珲觉得自己这样做还是值得
的。
     李珲的让步没有满足儿子的欲望,额日子又得寸进尺了。

李珲上完课累了,就让儿子帮助按摩下脚,儿子坐在她对面的凳子上,李珲把脚放在他双腿上,李珲在看ipad,看得喜剧片,李珲笑得乱颤,忽然就听到儿子急促的喊妈妈妈妈,我就感觉到脚底下有个硬硬的棍子在抽搐着,然
后就是脚底下黏黏的,李珲低头一看,妈呀,她赤裸的脚居然被儿子的小鸡

鸡操了,而且他居然射精了。
李珲对儿子用鸡鸡操脚看了很心酸,李珲对儿子起了恻隐之心,同时她自己也被儿子的白白净净的大JJ所吸引,为了既满足儿子,又不太伤着丈夫,李珲把菊花贡献给了儿子,把阴道留给了丈夫。


李珲一个星期让带着避孕套儿子射肛门三次,毕竟李珲也知道男孩子憋着会伤身体,射肛门又不至于怀孕,李珲觉得这样确实是三全其美,儿子、丈夫和自己都各有所得,更不至于产生大的冲突。
(全文完)